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

盖世汽车讯 日产要退出欧洲吗?日产首席运营官Ashwani Gupta表示不会。他强调:“对我们而言,欧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但是,与中国、日本和美国不同,它并不是‘核心’市场,这是一个关键的区别。”

造成这一局面的部分原因,在于欧洲消费者抛弃了日产。2017年,该品牌在欧洲的注册量为566,191辆,其逍客(Qashqai)和Juke车型使得跨界车备受欢迎。而两年之后,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前一年,该品牌在欧洲的销量暴跌到了394,091辆,这一年欧洲汽车总体市场非常稳定。

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1)

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2)逍客(参数|图片)(图片来源:日产)

随着前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时代的终结,日产所面临的问题并不仅仅局限于欧洲。该公司的目标是将利润率提升到8%,并且获得全球8%的市场份额,在上一个财年中,日产的市场份额为5.8%,并录得400亿日元(约3亿英镑)的运营亏损,此外该公司还花费了更多的重组成本。

工程专业毕业、后转型为运营专家的Gupta说道:“我们在全球进行扩张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原以为全球汽车市场会迎来增长,因此日产销售业绩也会很好。然而这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结果,我们受到了车型老化的困扰,我们无法维持庞大的车型阵容。一切都取决于投资:如果没有收入,就不能发布新车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所以,日产的解决办法是变得更加合理化。”

于是该公司提出了Nissan Next扭亏为盈计划,作为公司的主要业绩监督者,50岁的Gupta参与了这项计划的所有方面。该计划为日产设定了2023年之前的目标:削减成本、关闭西班牙和印尼工厂、停产包括俄罗斯达特桑(Datsun)系列在内的所有车型,并与联盟伙伴雷诺更紧密地合作。简单说,日产汽车正在削减开支,以适应该公司日益下降的市场地位。

合理化计划来自于日产对自己在每个市场上的潜力所进行的分析。Gupta表示:“分析后发现,美国、中国和日本是我们最大的市场。在美国,我们的市场份额超过了7%,在日本和中国都超过了10%。另外,在中国和日本我们可以盈利,而在美国,我们觉得公司有盈利的潜力。”

Gupta对欧洲并不陌生,他曾在南安普顿和谢菲尔德上过大学,在联盟工作期间,他还曾在巴黎生活了8年。他称日产桑德兰工厂是一座“伟大的工厂”,该工厂负责生产日产的跨界车型,还有贝德福德郡的工程中心,它为具有开创性的逍客的诞生提供了帮助。他表示,这些都是伟大的基础设施,但是不足以将欧洲提升到日产业务的核心地位。#p#分页标题#e#

他说道:“欧洲汽车行业总规模是1500万辆。这是一个不小的市场。但是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2.5%。我们无法面面俱到,因此决定专注在优势上。在欧洲,我们的优势就是跨界车型:逍客、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2)Juke(参数|图片)和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2)奇骏(参数|图片)(X-Trail)。此外,在技术方面,我们将发展电动、自动驾驶和联网汽车技术。”

明年左右,三款关键新车型将在欧洲开售:第三代逍客、7座版奇骏,以及纯电版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2)Ariya(参数|图片),后者将在日产扭亏为盈计划:后戈恩时代的复苏(图2)聆风(参数|图片)(Leaf)的基础上继续深耕纯电动市场。

2023年时,日产在欧洲销售的一半汽车都将是电动化车型:首先,下一代逍客将搭载ePower增程式混合动力技术。奇骏也将使用与三菱新款欧蓝德一样的插电式混合动力底盘。

然而,下一代Z系列跑车并未搭载低排放技术,这意味着该车不会在欧洲销售。Gupta承认:“欧洲是一个在技术上(尤其是环境合规方面)对我们带来挑战的市场。”当前,日产Z系列车型每年在欧洲的销量大约为500辆,这一数字与该车在日本的销量大致相同。该公司即将推出的新款Z将搭载双涡轮增压V6发动机,新车将主要针对美国市场,该车在美国的销量大约是欧洲销量的4至6倍。

至于Micra,由于雷诺-日产联盟提出的领导者/跟随者发展战略,未来新款Micra将与雷诺的Clio密切相关。日产将专注于电动汽车、跑车和大型车的开发,而雷诺将引领B级车和货车的开发。

Gupta表示:“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进行投资,因此我们将寻求雷诺的帮助,该公司在这些细分市场上很有实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优先级和侧重点的意思。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在3年内获得6%的市场份额,并让日产重新站稳脚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