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

日月既往,不可复追。转眼,2020年就要过去了。

回首2020年车市,新冠疫情的影响贯彻着市场主轴。在其肆虐下,有人意识到了危机,并为之改变;有人看到了机遇,还将它紧紧抓住;有人遇到了困境,却未能安然度过;还有人,仍在与命运斗争……

戈恩:“胜利大逃亡”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谁也不曾想到,车圈以如此戏剧化的故事迎来了2020年。原本应该待在东京被监视居住的卡洛斯·戈恩却现身黎巴嫩,并发表了上述声明。

戈恩于2018年11月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为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此后曾获短期保释,但随后又被被日本检方逮捕。如果没有这次逃亡,按照原来的计划,戈恩将于2020年4月接受审判,其如果被判有罪,或将面临10年监禁和巨额罚款。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1)

卡洛斯·戈恩。图片来源:戈恩官网carlosghosn.info

在逃离日本司法机关的关押重获自由后不久,2020年1月8日,戈恩召开记者发布会称,日产不想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所以要把自己赶走。他表示,自己不是逃避司法,而是离开不公正的司法,不然只能等待自己死在日本。

目前戈恩事件还在持续发酵。最新消息称,戈恩正遭到法国调查,原因是戈恩在领导雷诺和日产的最后三年时间内可能存在偷税漏税的情况。

显然,“戈恩事件”并非一个简单的前掌门人“下台”问题,它涉及到日产汽车、雷诺汽车、三菱汽车三家车企各自命运的起承转合。自1996年开始,戈恩的名字已于雷诺、日产、三菱仅仅的联系在了一起。

1996年,雷诺汽车濒临破产,在戈恩的主导下,经历了彻底重组的雷诺汽车起死回生,并在1997年实现了盈利;1999年,戈恩又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正式出任日产公司首席运营官,并使连续亏损7年的日产实现了赢利。

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正式确立,并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当年全年雷诺销量同比提升8.5%,日产汽车同比提升4.6%,三菱同比提升10%。

而在“戈恩事件”爆发之后,无论是日产汽车,还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经营状况都处在起起伏伏状态。因此,外界在关心戈恩事件本身的同时,对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走向也抱有极大的关注。

李斌:“死里复活”

与戈恩的“焦虑”不同,在今年2月25日,与合肥市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后,李斌的造车路豁然开朗了起来。自今年3月起,蔚来汽车已经实现连续9个月销量同比增长,4月起其销量爬坡至3000辆以上再未掉下来,至10月、11月更是月销冲破5000辆大关。#p#分页标题#e#

销量上涨的同时,蔚来汽车市值也在不断增长。从2020年1月2日的3.72美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2)元(参数|图片),一直上涨到12月28日盘前的45.77美元,市值为718.2亿美元,年内涨幅为1230.37%(年内最低点为2.11美元,最高点为57.2美元,涨幅是2710.90%)。甚至一度超越比亚迪,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车企。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3)

李斌。图片来源:第五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官方

受益于股票上涨,李斌也登上了全球五百富豪榜2020年财富增加速度的榜首,在2020年当中,财富翻升了近十二倍。谁还能想到,去年10月2日,蔚来汽车曾跌至最低价1.19美元,李斌也曾被戏称是当年“最惨的人”。

有了钱的蔚来汽车在重回跑道,李斌对于蔚来的更多构想也正在一步步加速落地中。今年8月,蔚来汽车正式发布电池租用方案(BaaS),并同步发布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选择BaaS模式购买蔚来汽车的用户,在购车时不需购买电池,蔚来把车卖给消费者,把电池卖给资产管理公司,再由资产管理公司将电池租给消费者。

实际上,车电分离、租用电池的模式在蔚来汽车成立初期,就已经开始酝酿。经历了5年时间,终于打磨成型。下一步李斌还想要布局二手车业务板块,拓展二手车经销和二手车经纪服务。其对于蔚来最初的梦想正在一步步落地。

迪斯:续约攻坚战

今年5月,在大众集团向德国检方支付了900万欧元罚金后,该公司CEO迪斯和监事会主席潘师正式从“排放门”案件中解脱出来,未来也不会再因该案件而陷入司法审判。事后,迪斯向监事会申请延长自己的工作合同到2025年,但遭到了工会、皮耶希及保时捷家族的多方反对。这很大程度与当时大众2款重磅产品延期交付有关。

11月,“不信邪”的迪斯再次提出延长劳动合同。这次主要董事同意了讨论迪斯对管理层任命的提议。并与12月初召开执行委员会,讨论相关事宜。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4)

迪斯。图片来源:大众官网

讨论结果喜忧参半。迪斯未能得到续签,但其向电动化和数字化方向的转型发展的目标,获得了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的一致认可和支持。监事会的支持主要体现在人事安排上,前段时间,迪斯曾推荐2名“心腹”升任大众集团高管,但遭到监事会拒绝,在一番博弈后,这位铁腕CEO终于如愿以偿。

此外,大众集团还承诺,将加大在沃尔夫斯堡工厂上的资源投入,未来该工厂将成为其在电动化、数字化转型中的模范工厂。与此同时,为了给转型提供资金支持,整个集团将在2023年前将固定成本降低5%,未来两年内将生产材料成本降低7%。#p#分页标题#e#

迪斯于2015年被任命为大众汽车品牌CEO,于2018年升任集团CEO。在其到来后,大众的电气化转型之路走得更加决绝。此前,其曾提出“任务T”计划,要于2024年前在技术方面追上特斯拉。

目前来看,获得监事会全力支持后,迪斯带领大众汽车集团变革的脚步加会不断加快。而他的续约合同或许不久后也会到来。

马斯克:打脸“唱衰者”

6月10日这天,马斯克再次使很多人打脸。当天,其创办的公司,成立仅17年的美国纯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再一次改写历史: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彼时截止美收盘之际,特斯拉股价上涨8.97%至1025.05美元,总市值约1901.22亿美元,超越丰田汽车的1811.97亿美元。

而就在一年多以前,因自动驾驶事故、产能瓶颈、现金危机、持续亏损等,“特斯拉必死、活不过3年”等质疑声仍然持续不断,特斯拉被看作是每分钟花掉6500美元的“危险燃烧器”。 很难想象,在遭受如此偏见和重压之下,特斯拉的生存状态有多么的艰难,就连号称现实版“钢铁侠”的马斯克,也一度哽咽表示“靠安眠药睡觉”。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5)

埃隆·马斯克。图片来源:领英

不过如今苦尽甘来,市值上涨是的马斯克能睡上好觉的同时,也带来了物质提升。从2004年创办特斯拉直至今年前,马斯克没有任何现金工资及奖励。而在2018年,特斯拉董事会和股东曾批准一项薪酬计划,特斯拉的市值如果达到1000亿美元,并且满足经营业绩16项中的一项,马斯克就能获得约169万股的股票奖励。

福布斯于今年12月发布数据显示,根据其最新估计,马斯克身价超过了路威酩轩董事长伯纳德-阿诺特,在其富豪榜上位居第二,仅次亚马逊 CEO贝索斯的1855亿美元。

自进入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票宛如坐上火箭一路飙升。年初至今,特斯拉股价已经上涨了超7倍。截止12月24日收盘,特斯拉股票已经涨至6272.92亿美元。

推高特斯拉股价上涨原因众多,创纪录的汽车产量、上海超级工厂有序运转,以及稳定的财务状况等,都是因素之一。也有外界认为,更大的背景是汽车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和共享化的胜利。

“变则生、不变则死。”在汽车产业朝着电动化、智能化发展的今天,更新换代或许就在朝夕间。

戴雷:“中国通”的撤退

人间悲喜不相通,这边是高升,那边却是道别。

6月29日,拜腾召开董事会,所有股东悉数到场,还包括超过800名离职和在职员工。这场发布会持续了5个小时,由戴雷公布了最终结果:7月1日起中国业务暂停运营,待岗员工留下100人左右,生产研发各占一半。拖欠的工资会分阶段尽快发放,此外,北美和德国办公室已经启动破产申请。#p#分页标题#e#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6)

戴雷。图片来源: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官方

2020年黑天鹅频飞,拜腾未能幸免。中国区停止运营后,拜腾也因花费84 亿元仍未造出量产车而被各大媒体报道。戴雷遭遇“至暗时刻”。

从2016年与拜腾结缘以来,戴雷也曾意气风发。彼时,拜腾被与蔚来、FF等,都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新势力之一。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是明星团队,以毕福康、戴雷为主,宝马、特斯拉、苹果等车企高管为辅;二是拥有抓人眼球的产品:搭载超大屏的首款量产车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7)M-Byte(参数|图片)。但最终,拜腾还是没能熬到量产之时。

今年9月,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这被认为是拜腾的“重生”。外界解读为是对此前“败”字的“修正”。新公司计划融资20个亿,并由一汽集团等股东积极推进。

不过,戴雷已经离去,新“拜腾”还是“拜腾”吗?

魏建军:向自己发问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成功了,每一个成功的过去,都可能把未来绊住;如果,我们还看不到颠覆性的变化,那被颠覆的,一定是我们;如果,我们不敢冲破规则,那么规则很快就变成创造的牢笼。”7月13日,长城汽车正式发布董事长魏建军造车三十年感悟特别电影。影片中,魏建军问自己:长城能“挺过明年”吗?

7月16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发布公开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回应上述疑问。文章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就是“危机”和“变革”,并称“我们要有变革的决心,更要有加速变革的行动,我们的改革刚刚开始,必须大刀阔斧地去做。”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8)

魏建军。图片来源:长城汽车官方

无论是短视频还是内部信,都可以看到魏建军强烈的危机意思。在此之下,长城汽车进行了一连串的改变,并决定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转型。

除了陆续发布三大技术品牌:柠檬、坦克、咖啡智能外。长城汽车更大的变化体现在“去总化”理念中。9月7日,长城汽车内部发布了一则公司内部称谓“去总化”倡议书,提出日常工作场合称谓中避免带有职位、辈分,而是使用中文名、英文名或者自拟昵称。

魏建军的长城做出上述决定用意明显,即通过机制创新与组织文化的再创新,形成一整套有效激发员工活力,提升企业发展效率,加速公司全球化布局脚步。

目前来看,上述一连串的转型动作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从销量来看,今年前11月,长城汽车累计销售新车961489辆,全年有望超额完成102万辆的销量目标。资本市场的反馈更是积极,截至12月28日收盘,长城汽车市值已经成功突破3000亿大关,升至3212.42亿元。距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806.85亿元市值,已同比大涨超298%。#p#分页标题#e#

长城"挺得过明年"吗?年中魏建军的自问或许在其心中已有了答案。

许家印:量产进入倒计时

与魏建军的危机不同,许家印显得自信很多。尽管此前与FF有过一段不算不愉快的经验,不过许家印的“造车梦”非但没有熄灭,反而更加坚决。

今年8月3日,恒大汽车新能源汽车品牌“恒驰”一口气发布了六款新车,包括恒驰1、恒驰2、恒驰3、恒驰4、恒驰5、恒驰6,产品覆盖A到D级车型,以及轿车、轿跑、SUV、MPV、跨界车等乘用车车型,再次对外展示了造车“野心”。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9)

许家印。图片来源:恒大汽车官方

尽管外界对恒大造车一事仍有颇多质疑,但从今年一系列动作来看,许家印自己内心较为笃定。为扶植新能源产业发展,今年7月,恒大健康公告称,鉴于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最重要的业务,拟将公司更名为恒大汽车,标志着恒大健康主营业务已变为新能源汽车。

按照许家印计划,恒大汽车力争在3-5年内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这显然并非易事,为此许家印选择通过“买买买”来实现“换道超车”目标,已经连续投资入股了多家与电动汽车业务相关的公司。

今年以来,恒大汽车进入成果密集发布期。除了上述6款车型发布之外,许家印的脚步并未停歇,于9月继续宣布:恒大造车已经引入了腾讯、红杉资本、阿里巴巴及滴滴出行等投资者,筹集约40亿港元,并表达了回归A股科创板IPO的意向。11月上旬,恒大汽车位于上海、广州的两大生产基地开始了全线试生产,并预计于2021年正式投产,首期规划产能均为20万辆。

此外,为了回应外界“PPT”造车质疑,12月7日,恒大汽车公布了一段汽车路跑视频。视频中恒驰1在广州南沙恒大汽车基地疾驰着,这是外界第一次看到活动起来的恒大新车,也意味着恒驰品牌量产正式进入了倒计时。而许家印的造车路“是虚是实”也将有进一步答案。

益子修:一个时代的落幕

疫情的反复,给日本汽车产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其中三菱汽车的感受可能更强烈一些。

“外忧”之下,三菱汽车又迎来“内患”。8月31日,三菱汽车对外发布声明称,该公司前董事长益子修因“心力衰竭”医治无效,已于8月27日离世,享年71岁。而就在几周之前,益子修刚刚因健康原因辞去了三菱董事长一职,其职务由公司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加藤隆雄暂代,益子修则继续担任特别顾问职务。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10)#p#分页标题#e#

益子修。图片来源:三菱官网

益子修于2004年加入三菱汽车,彼时三菱汽车因隐瞒缺陷、造假、召回等问题面临经营管理危机,益子修的加入正是为了支援三菱汽车发展。2005年,益子修担任首席执行官职务,2014年兼任董事长一职。

在长达16年掌舵三菱汽车生涯中,益子修曾多次将三菱从“死亡边缘”拖了回来。2009年,在看到三菱车队在2009年达喀尔赛事上的惨烈表现后,益子修果断选择退出所有汽车赛事,并定调电动化才是未来汽车的主旋律,将企业大部分研发经费都用在了混动系统以及电动系统的研发上。

2016年,三菱因爆发油耗测试造假丑闻,公司陷入经营危机。为度过危机,益子修选择与日产进行了资本合作谈判,最终形成庞大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2019年6月,益子修辞去三菱首席执行官一职,并正式接替戈恩担任三菱汽车董事长;2020年8月7日,益子修因健康原因辞任三菱汽车董事长,并继续担任公司“特别顾问”。

如今,三菱汽车又是危机之时。根据7月底三菱汽车发布的2020财年(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报告,预计净利润亏损将达36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7亿元),或将出现近18年来最大亏损。

再次进入低迷期的三菱汽车,还能迎来它的另一个“益子修”吗?

任正非:重申华为不造车

“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找岗位。”11月25日,华为在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签发的《关于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管理的决议》。在决议中,任正非强调,华为不造车,而是帮助车企造好车,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

在再次重申不造车的同时,上述决议还指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IAS BU)的业务管辖关系从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组消费者BG IRB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将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投资决策及组合管理由ICT IRB调整到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11)

任正非。图片来源:华为官网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任正非第一次提到华为不造车。早在2018年,华为董事常委会决议就已明确:华为不造车,而是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决议认为,“这两年来,尽管外部环境在不断变化,但我们要清楚,打造ICT基础设施才是华为公司肩负的历史使命,越是在艰苦时期,越不能动摇。”

华为的3年内不造整车,很大原因是整车制造利润率低。但“不造车”的华为,车圈动作可一直没有停歇。2009年开始,华为已经在内部抽调人手,研发相关汽车业务;2014年之后,华为车联网业务组建,相关研发开始提速;2019年5月,华为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发布了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品牌——Hi。#p#分页标题#e#

今年9月,华为开发者大会,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更是表示,华为HiCar已合作150+款车,2021年计划预装超过500万台;同时,华为还公布了华为车载智慧屏。据悉,华为车载智慧屏搭载鸿蒙 OS2.0系统,具备打电话、上网、玩游戏等功能。

不止如今,今年以来,在汽车下游产业链,华为又有进一步布局。2020年4月23日,华为线上面向全球发布了HUAWEI HiCharger直流快充模块,国内版本为30kW,海外版本为20kW。两个版本同尺寸,支持充电桩同尺寸扩容,300-1000V全段恒功率输出,满足未来车辆高压快充演进趋势。华为直流快充模块年平均失效率0.6%,远低于业界均值3%-5%。

可以预见,在“软件定义汽车”的大背景下,华为所做的已经超越了传统汽车人们的想象。

尹明善:谢幕

与很多人相比,尹明善的2020年多少显得有点悲凉。

12月21日晚间,*ST力帆发布了《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力帆股份控股股东由力帆控股变更为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重庆满江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再见2020 | 逃亡与隐退、纠结与奋进、逝者与生者(图12)

尹明善。图片来源: 力帆汽车官网

成立于2020年8月6日的重庆满江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方为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1%)和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9%)。此次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变更,也意味着重庆两江管委会和吉利正式成为力帆股份的实控人。尹明善的造车路或将谢幕。

今年7月,尹明善第一部随笔作品《芭蕉飕飕》正式出版。在后记中,尹明善形容自己“笔者一生跌宕起伏,世不多见。”。1938年出生的尹明善,直到1979年,41岁之时才走上人生正轨。54岁杀进摩托车行业,10年登顶;62岁成首富,登临福布斯中国富豪百强榜;66岁创立力帆汽车,10年左右上市。

2017年10月30日,在力帆股份股东大会上,79岁的的尹明善正式宣告卸任董事长职位,当时他对媒体称,将要去过“流连于书斋,忘形于山水”的生活。没想到其卸任的第二年,力帆汽车的经营便出现了问题。

如今,已至耄耋之年的尹明善可以放下工作,回归生活。

尾声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在汽车市场寒冬的常态化和黑天鹅事件影响下,人物的个性也表现的越加分明。我们不能用成功或失败对其定义,正如《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的评选宗旨一样,“选出对新闻和人们生活影响最为重大的人,不管是好是坏”。#p#分页标题#e#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